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7版:养廉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7版            养廉
 
今日关注

2020年7月24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四战四平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本报记者 刘同华

四平战役纪念馆内四战四平半景画
四平战役纪念馆序言厅内正面的红色墙体与它下面的黑色基座相呼应,寓意英勇的东北民主联军四战四平血沃东北黑土地。红墙上方力刻着毛主席的手书电文:“化四平街为马德里”,渲染出四平街之战的不同凡响。
这是在四战四平中,我军牺牲的最高将领——西满纵队独立一师师长马仁兴,他为四平战役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1947年6月23日傍晚,马仁兴在四平四马路街北端铁道下的涵洞边与师参谋长分析战况时,被流弹击中胸部牺牲。为了纪念他,今天在四平市,有仁兴小学、仁兴路、仁兴商厦、仁兴广场等许多带有“仁兴”二字的地点。

四战四平是东北解放战争中一段重要的战事。1946年至1948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与国民党军队先后在四平进行了四次浴血鏖战,人民军队以伤亡四万余人的代价取得最后胜利。

历史永远铭记那些为了新中国付出鲜血和生命的英烈。让我们一起走进四平战役纪念馆,感受这部炮火硝烟中的英雄史诗。

兵家之地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东北是当时中国重工业最发达的地区,控制了东北,就意味着在全国战局中占了有利地位。四平,是当时辽北省省会,地处松辽平原中部腹地,辽、吉、蒙三省区交界处,是连接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又是粮食集散地,战略位置重要,如有征战,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此地便成为两军争夺的军事战略要地。

四战四平是东北解放战争中的重要战事,也是发生在黑土地上的战争名篇。四战四平,是1946年3月至1948年3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同国民党军队在四平街(今四平市)的四次作战。双方历时两年,投入兵力94万余人次,展开四次战役:四平解放战、四平保卫战、四平攻坚战、四平收复战。第一次作战为四平解放战,是东北民主联军为了夺取战略要地四平,同驻守在四平的国民党军队展开的战斗。第二次作战为四平保卫战,是国民党新一军全面进攻四平,东北民主联军守城部队奋起还击,打响的四平城区保卫战。第三次作战为四平攻坚战,是东北民主联军与国民党军决战于四平外围的战斗。第四次作战为四平收复战,是东北人民解放军集中力量肃清四平国民党守军的战斗。

在四平战役中,毛泽东主席审时度势,预料四平必然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而且事关东北全局。所以,毛主席对四平战役密切关注。四战四平成为东北战场影响全局的作战行动,对辽沈战役乃至解放全中国都具有重要意义。也正因此,双方不惜投入精兵良将,四平几易其手。

塔子山战斗

1946年3月23日,毛主席明确提出,要不惜任何牺牲,以战争换和平。称:“坚决彻底歼灭国民党进攻军队,愈多愈好”,如此才能“求得大胜以利谈判与将来”。第二天,毛主席就着手部署四平保卫战。他告诉东北局以及相关同志:“我党方针是全力控制长哈两市及中东路全线,不惜任何牺牲,反对蒋军进占长哈及中东路。”“黄李部动员全力坚决控制四平街地区,如顽军北进时,彻底歼灭之,决不让其向长春前进。”东北局当天就下达了作战任务,并说明:“此次作战为决定我党在东北地位之最后一战。”

4月8日傍晚,四平外围战斗开始,两军激战一夜,国民党军队士气受到打击。我军采用“一点两面”的战术,用主要兵力攻击敌人最薄弱的一点,其他方向以少量兵力助攻。经过激战,国民党八十七师大部被歼。4月16日,杜聿明表示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四平。两军甚至展开肉搏,战场出现短暂对峙。27日,毛主席起草的电报到达东北:“化四平街为马德里。”这里所说的“马德里”,是指西班牙内战中“国际纵队”与西班牙人民为保卫马德里并肩战斗的故事。

这一战中,最惨烈的当属塔子山战斗,廖耀湘指挥的新六军用六百多辆汽车、坦克和火炮很快逼近四平地区,对四平防线的制高点塔子山形成三面包围。双方炮火齐开,我方官兵面对敌人的集团式冲锋,无一人后退,弹药打完之后,用石头砸,石头砸完之后,干脆牙咬肉搏。

5月19日,毛主席发来电报:“四平我军坚守一个月,抗击敌军十个师,表现了人民军队高度顽强英勇精神,这一斗争是有历史意义的。”

今天,我们在四平可以看到塔子山战斗遗址的石碑,石碑背后承载的那段记忆,至今依然令人感慨万千。

四平攻坚战

四平攻坚战是东北民主联军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城市攻坚战,也可以说是双方打的最惨烈的一场战斗。

战斗开始,四平城内的交战空前激烈,到了晚上,四平上空飞满了照明弹、燃烧弹,民房被炮弹点燃,火光熊熊,夜里的四平如同白昼。苦战一个礼拜,我军占领四平道西一带。国民党七十一军伤亡惨重,军长陈明仁的弟弟陈明信被俘。

刻不容缓,要进一步拿下道东地区。道东地区有一座水塔,用大理石砌成,敌军仗着这个牢固“碉堡”以逸待劳,连伤我军多名冲锋战士。最后,解放军战士用十几挺机枪封锁住塔上的枪眼,爆破手上前进行爆破,才拔掉这根硬刺。

当时国民党七十一军军长是陈明仁,湖南人,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一期,是一员战斗经验丰富的猛将,蒋介石称其为黄埔一期的一面旗帜。在战役中,陈明仁把从十九路军在上海抗战时学来的“撒豆成兵”战术用上。我军攻击部队正要冲上铁路天桥时,天桥上边悬吊着的两只大麻袋突然开了口,两大袋黄豆像水一样撒下,战士们猝不及防、跌倒在地,致使我军众多战士牺牲。

后来陈明仁弃暗投明。1949年8月4日,程潜、陈明仁率湖南七万七千官兵在长沙起义,为和平解放长沙作出杰出贡献。毛主席、朱总司令专电嘉励“义声昭著,全国欢迎,南望湘云,谨致祝贺。”1955年,陈明仁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衔。

收复四平

在四平收复战中,东北人民解放军(原东北民主联军)先后占领鞍山、营口、开原等中小城市,使国民党军被南北分割,吉林、长春、沈阳间交通断绝,成为孤岛,处境危殆。

1948年2月27日,我军下达作战命令,国民党守军指挥官彭锷决定死守四平。3月4日,东北人民解放军再次围攻四平,用了8天时间先集中力量扫清四平守军的外围支撑点,12日发起总攻。解放军以五路优势兵力配以强大炮火同时出击,分割穿插,向心突破。解放军第一纵队,采取了迂回穿插战术,打乱了守军防御体系,接连发起猛攻。眼看大势已去、无力回天,彭锷带着一千余人仓皇突围。留下近两万国民党守军,在一个昼夜之间全面溃败。最终,东北民主联军以总计伤亡四万余人的代价歼击国民党军六万八千余人,牢牢掌控了四平。

从此,四平彻底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中共中央获悉四平解放,3月15日发出贺电:“庆祝收复四平及在冬季攻势中取得的伟大胜利,号召东北人民解放军继续努力,为完全解放东北而战。”

四战四平以血与火的生死局面,锤炼了东北人民解放军正规化作战能力,为人民解放军控制东北战场局势、打击国民党军有生力量、解放东北及全中国,奠定了基础。

四平战役纪念馆建馆六十多年来,名称几易,馆舍几迁。四平战役撼天动地的炮火,依然通过四平战役纪念馆中的陈列,向我们讲述着那段浩气四塞的历史,让我们深知和平来之不易,更加坚毅向前。(本报记者 刘同华)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凡《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含客户端、微信公众号)上刊载的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闻传播中心及相关作者所有。所有网页内容、网页设计(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域名、软件、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等)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任何单位及个人如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和相关作者信息。如摘编、改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内容,需经本单位书面授权许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闻传播中心保留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