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8版:文苑 上一版3
第8版            文苑
 
今日关注

2019年11月8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故事与事故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郭惠梅

儿子要上班了,老李有一点不放心。儿子生性好静,不喜欢外出交际。大学选择的专业是财务,这倒蛮符合他的个性,坐得住,思路清晰。

老李也是一个做会计的,从最基层做起,一级级上升,遇到不同的领导、同事,现如今是单位的总会计师。儿子读书他倒没有操什么心,儿子要去单位上班,他却有点不放心了。

晚饭后,一家人在客厅里聊天。平素只听不说的老李,忽然对儿子说,“你就要在单位当会计了,爸爸不担心你的工作能力,就只怕你年轻,没有经过什么世事,有时会感情用事。”

“爸,会计工作公事公办,我怎么会感情用事呢。”儿子不以为然。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老李没和儿子争论,却说要讲故事,儿子立马来了兴趣。

一个年轻人,我们就叫他甲吧,在单位做会计,做了五六年,工作认真,业务又过硬,上上下下都喜欢。一天有一个校友,我们叫他乙吧,来找甲。乙说生意周转出了点小状况,手头有点紧,希望甲能借两万块钱周转,一个月后一定归还。甲手上没有这么多钱。甲每个月工资包括七七八八发的钱,都不超过五百元。不过单位的账上有五万多块钱,而且这一笔钱近期不会用。这个乙,在学校是一个很稳重、讲信用的人,虽只比甲高一届,却和甲同住一个宿舍三年,两人关系特别好。甲阑尾炎开刀,乙全程照顾。甲感激不尽,可惜一直未找到报答的机会。甲犹豫了许久,壮着胆子将单位上的两万块钱借给了乙。一个月不到,乙归还了钱,而且,硬要塞给甲一千块钱,说他赚了六千多块钱,这一千块钱,是利息钱。甲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半年后,乙又来向甲借钱,借三万,一个月就归还。甲没有犹豫,从单位账上提了三万给乙。一个月之期到了,乙没有归还,三个月过去了,乙的影子都没出现。听校友们说,乙做生意倾家荡产了,人不知去了哪里。

甲没有再找乙,他决定独自归还那三万块钱。甲拼拼凑凑,先抵了一万块钱账。平时省吃俭用,省下每一分钱来还账,比清苦日子更让人难熬的是,甲时刻担心单位知道他挪用了公款,连做梦,都是单位发现他挪用公款,派出所来人抓他。还好,没有发现。还账的那四年,是甲最苦的四年。自此,甲再也不敢挪用公款了,哪怕他手上再紧。

老李讲完了,半天没有说话。

“这样的故事太老土了,网上一搜有一箩筐。”故事一点也不精彩,儿子不以为然。

“故事当然是越惊险越曲折越好,可是现实生活,却是越平淡越稳定越好。现实生活中的故事演绎得不好,就很容易变成事故。”老李神色严肃地说道,“你知道吗,那个甲,就是我。”

儿子大吃一惊。这件事,爸爸从没有提过,妈妈也没有讲过。

“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却不一定了。情与法,一直是世人纠结的两个点,纠结的结果,就看是情大,还是个人意识中的规矩大。儿子,如果是你,你真的能做到公事公办,不犹豫吗?”

儿子没有说话。

“爸爸告诉你,以后走上社会,你会碰到各式各样的人,遇到各式各样的事。人不在钱上打交道,不遇到一些大事,不到最后时刻,是很难看出来的。古人说‘酒中不语真君子,财上分明大丈夫’,喝了酒不胡言乱语大家都知道,在钱上泾渭分明,却不一定能做到。大家有时为了面子,不愿亲兄弟明算账,最后经济不清,互相埋怨,甚至反目成仇。你记住爸爸的这个教训,不管多么至亲的人,就是我有事,你都一定不要挪用公款来应急。”老李郑重地说道。

不知道儿子听没听进去,这以后,儿子就要直面这个五颜六色的社会了,只愿儿子人生少走一点弯路。

(郭惠梅)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