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4版:观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4版            观察
 
今日关注

2019年9月10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每年十万调研费换来空洞无物文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本报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孙红芬

“张国平作为分管领导盲目决策,存在履职不力问题;李虹作为直接责任人,存在工作管理不到位、履职不力问题……”日前,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纪委监委通报了一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该区旅游体育局副局长张国平、体育产业基地管理中心主任李虹因乱决策、乱拍板、乱作为问题被问责。

事情要从2018年说起。2018年9月18日,富阳区委巡察组对该区旅游体育局开展巡察,在查阅该单位财务账册时,一张发票引起了巡察人员的关注:2015年11月30日,富阳区旅游体育局向杭州某会计师事务所支付了一笔10万元的资金,服务内容为体育产业专项调查。

“应该是区旅游体育局对体育产业进行调查,购买了社会服务,委托第三方进行。”“但这家中介机构主业是会计审计,对体育产业是否了解呢?”工作人员心生疑惑。

巡察组进一步调取资料,发现自2015年起,区旅游体育局以竞争性招投标方式确定由杭州某会计师事务所开展“富阳区体育产业专项调查”,该事务所每年提供1份《富阳区体育产业专项调查报告》,共计3份报告。旅游体育局每年支付10万元,共计30万元。经过认真对比,发现每年的报告仅有2页900字左右,外加1张数据表格,且2页文字只是对表格数据增减的简单说明,甚至连原因分析都没有。

巡察组了解到,3份报告中的基础数据竟来源于区统计局。那么每份价值10万元的报告真的物有所值吗?

“你单位每年花费10万元,邀请相关事务所提供2页纸加1张统计表的调查报告,是出于什么考虑?”工作人员问。

“这些分析、数据我们都用得到,有利于做决策,也减轻了我们的工作量。”体育产业基地管理中心主任李虹说。

“报告一共900字,其中大量的基础数据还是由区统计局提供的,你怎么看?”

“这些数字来源于区统计局,我现在才知道。”李虹支支吾吾地说。

“你觉得这份报告内容怎么样?”

“内容上来说,确实不值10万元。”李虹面露难色,无奈承认。

区委巡察组随后将问题线索转交给区纪委监委,区纪委监委组成调查组对此进行了调查。

经查明,富阳区是国家体育产业基地,国家体育总局要求富阳区旅游体育局上报体育产业数据。为了完成任务,2015年10月底,区旅游体育局正式启动体育产业专项调查工作。由于该项工作专业性较强,调查结果需经区统计局审核认可方可使用,经与区统计局联系对接后,决定委托经推荐的这家事务所开展该项工作。

“委托第三方开展体育产业专项调查,你们有没有了解过市场行情、相关企业情况?比较过调查费用?”

“都没有。”面对询问,区旅游体育局分管体育产业基地的副局长张国平回答。

“财务凭证里的竞争性招投标材料是怎么回事?”

“我们根本没有经过招投标程序,材料是为了财务报账需要,随意准备的。”

按照区里相关规定,超过3万元的支出项目,均需要经过招投标程序。张国平和李虹不仅没有经过招投标程序就确定了项目执行单位,还在财务凭证中伪造材料,企图蒙混过关。原本有利于决策的调查项目,最后竟成了流于形式的空壳文章。

“对委托的相关公司不仅不进行招投标,还用空洞无物的调查报告糊弄了事,致使社会服务‘价高质差’,造成不良影响。这种职履不到位、决策乱拍板的行为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该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2019年1月,张国平因履职不力被调整为非领导职务。2019年4月,张国平因违反工作纪律,受到诫勉处理,李虹受到通报处理。

此后,该区体育产业调查工作经公开招投标,确定由另一家咨询公司负责实施,费用仅为每年3.64万元。对比两家公司提供的体育产业调查报告,新委托公司的报告在内容上除数据罗列外还有图表式进行对比,并对体育产业的发展提出意见建议,整体内容更为详实。

此案发生后,该区以案促改,督促相关部门在全区范围内进行政府购买服务风险排查,进一步完善政府购买服务的质效管理,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本报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孙红芬)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