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7版:警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7版            警钟
 
今日关注

2019年8月14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错位”的征收补偿款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余高建

“余书记,这么热的天你们又来走访了,喝口水吧……”前几日,我和同事到翻身垸村走访路过任姐家门前时,她喊住了我们。

与任姐相识是在今年年初。一天,任姐母女来到了街道纪工委办公室。“找村里不解决,找部门不理睬,这事你们纪委要不管,我就到上级部门去反映……”任姐情绪激动,脸涨得通红。

“先别急,坐下来慢慢说,该我们管的一定管。”我赶紧端上热茶,招呼母女俩坐下。

情绪平复了一些的任姐,向我倒起“苦水”。

早在2009年,镇政府修建桃园路东接线时,征收了翻身垸村谭家巷组的部分田地。当时母女俩有事外出,村民小组有关负责人通过电话与她联系征收其7分田一事,任姐对获得1万多元补偿款没有异议。但后来,她与组里其他类似情况户比较发现,她家的补偿款比别人少了几千元。说到这里,任姐激动地站了起来:“我向组里、村里都反映了,但他们都讲不会搞错,说我胡闹。”

多次反映无果后,任姐虽然不再纠缠,但心里一直没有放下。最近,村里又遇征收,心结未了的她找到了我们:“平白无故少了几千元,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承诺:“一定尽力查清楚。”

随即,我们组成核查组展开核查。仔细查阅当年征收补偿的原始表册和相关账目,对当时负责组内征收工作的原村干部兼会计老陈、组长老洪和协助补偿款分配的村民进行谈话,走访其他村民……几天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我们也尽力了,尽早将调查结果反馈给那母女俩吧?”一名同志建议。

“十年了,心结都没能解开,我们还是要慎重,再仔细梳理一下全部材料……”

于是,我们又一个个环节分析、一个个细节排查,并对照实际征收图纸一笔一笔地核算。“问题很有可能出在补偿款分配方式的计算上。”一位同志说。

经过对涉及的十几户进行再次核算,果不其然,当时红线内的稻田补偿价格高些,相反则低些。

问题水落石出,原来部分补偿款被“张冠李戴”:因工作人员疏忽,任姐家被征收的位于红线内的稻田按照红线外的价格核算,导致任姐家的补偿款少算了3000元,而另一户村民张某家则多算了3000元。

“当时,我们几个人从早算到晚,没想到还是疏忽了。”会计老陈检讨道。

后来,我们几次来到张某家,最终张某认可了补偿款“错位”的事实,并同意退还多领的3000元。

几天后,任姐终于拿回了“迟到”十年的补偿款,村组干部也吸取了教训,并向任姐和张某表达了歉意。

(作者余高建系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丁字湾街道纪工委书记)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